◆》】文創動能【作家俱樂部】《◆

~>▼最強潮青作家原創新代文學領域▼<~
 
首頁常見問題搜尋會員註冊登入

分享 | 
 

 【狂書】狂我狂名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春風輕吹



文章數 : 9
注冊日期 : 2012-04-12

發表主題: 【狂書】狂我狂名   周六 4月 14, 2012 12:31 pm

學生證(二零一零年度至二零一一年)
姓名:任蜀星
班級:中四甲
社別……

  我看著手上的學生證,這已是我中學以來第二次轉學。
  轉學並非因為成績問題,亦並非操行問題,可是每人都針對著我,把我看作是個瘋子。
  今日是開學日,我走入這曾被我鄙視的學校。
  「怎麼沒見過你,你上年是那一班的?」小息時有人問我。
  「我是轉學來的。」
  「那裡?」他似乎不介意打聽別人的私隱。
  我說過學校名後,那人哇然大叫:「那是名校來的,怎麼會到這裡來?對了,聽說今年有一個智商很高的天才轉校來,難道就是你?」
  我早已料到他的反應,我亦無隱瞞的必要,輕輕的點頭。
  他以奇異的眼光打量著我,這也沒甚麼大不了。我遇見十之八九的人第一時間便會說:「你一定是犯過甚麼罪吧!」而這位同學最少先忍住不問。
  最後他還是問了。
  我沒有回答,我反而問一句:「你覺得宰豬殘忍嗎?」我跟每一個人閒聊都會如此一問。
  「你點了點頭。」
  「那麼,你覺得吃豬肉殘忍嗎?」
  「不。」
  「為什麼?」
  「因為那不是我宰嘛!」他理直氣壯的道。
  我冷冷的一笑,就不去理會。

  其實我父親以前的工作就是宰豬的,我每想像到他工作的情境,都會不禁長嘆幾聲「殘暴不仁」。
  每當我這樣說道,父親就會笑著回應:「我不宰,我們就沒法子活下去了!」

  不知不覺就半年了,我開始感覺到其他人對我的不滿。
  有一次,老師問我:「任蜀星,你對課文這個人物有甚麼評價?」
  我敬個禮,恭敬的說:「就好像老師你一樣。」
  「甚麼意思?」
  「老師要我說明白,也沒辦法。課文中人物,跟老師一樣,愚昧無知。」
  老師眼神像看著個瘋子一樣,從上至下,下至上,看了不知多少遍,氣得臉也紅了。
  旁邊的同學悄聲道:「你瘋了嗎?你可知道王老師出名很記仇的嗎?」
  我大笑道:「記仇又怎樣?我只願當老師的一面鏡子,照出老師的錯誤,若因此而受罪,學生甘願承受。」
  老師的樣子更氣,可是他卻說不出反駁的話,大聲一句:「坐下!繼續上課!」
  「忠語逆耳啊!」我微笑而語。
  又有一次。
  我走到籃球場,聽得阿華跟其他在打籃球的人道:「看!天才來了。他怎厲害,打籃球也不夠我強吧!」
  阿華是我班裡最高大的同學,愛籃球猶如暴發戶愛錢一樣。其打球時的英姿令班上不少同學唯他馬首是瞻
  我回頭看著他們。
  「喂!打一場吧!」他以不屑的眼光邀請我。
  我答應了。是三對三,我的隊友都是阿華的好友,當然不會認真助我。
  我把一切都計算好了,便一個起手射球,籃球穿網而過。
  「這傢伙走運了。再來一球。」阿華把球傳給我。
  我又是起手一射,又是一球入球。
  似乎他相信我不是走運,走過來道:「你這是甚麼意思?」
  「我只不過先計算好籃球的軌道。」
  「說甚麼?你這是耍我嗎?」他用力推了我一下。
  「想動手?我不怕你。」
  自此,我被冠以「瘋子」的稱呼。其實這稱呼早已被冠上了,只不過在這裡重新而來而已。
  我的手冊上多了幾個荒謬的罪名,甚麼因勸正老師而被指「不尊敬師長」,也有因為我說事實而被冠上「不誠實」,更荒謬的是考生第一的我因「不努力上進」而被處分;另外,我走在學校往往會被人指手劃腳地討論,間中不時有著「瘋子」之類的名詞。
  「看來今年我又要被趕離學校了。」我嘆息。

  不久的一天,阿華在放學後找我。
  那一天是五月十二日,天上烏雲密佈,看來快要下雨。
  「跟我來。」
  我隨他而去,蜿蜒曲折的街道,令我意識到他不懷好意。
  走入一條人跡罕至的小巷。
  小巷堆滿垃圾廢物,地上不時散落著木棍鐵棒。
  阿華恨恨的瞪著我,良久,突然一個獰笑道:「想不到你這麼有種,不反抗就跟隨我來。」
  「我為甚麼要怕你?」
  「你不知道自從那一場籃球後,我就不服你嗎?」他笑道:「我可不像天才你一樣,那般正義,那般大量。」
  「你的意思是……」我凝視著他的雙眼,感覺到他眼中的殺氣,長嘆道:「其實不問,也該明白你為甚麼來找我。容許我問你一條問題嗎?」
  阿華大笑:「好,反正你也逃不走了。」
  「你覺得宰豬殘忍嗎?」
  「啊?」這個問題似乎在他意料之外,可是他的驚訝已被一陣高傲掩蓋過:「不,就好像我待會打你一樣,這是你的榮幸。」
  他是第一百個回答「不」的人。
  我輕輕嘆了口氣,淡淡的說道:「完了,繼續你的事吧!」
  他似乎對我的決定有點不知所昔,他慌張的自背包拿出一柄菜刀,吃吃的道:「只要……只要你拜我十個響頭,我就不要你受苦。」
  「男兒膝下有黃金,豈容你說拜就要拜!」我上前一步,阿華反而驚慌起來,後退了一步。
  我看著菜刀的刀鋒,在黯淡的日光下,似乎見不到它的光芒。「在這種人手上,可惜!」我不禁想起父親宰豬的過程,實在殘忍之極。
  「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太殘忍了!」「太殘忍了!」這句話,我心中不斷的回響。
  我隨手拾起地上的鐵棒,往阿華頭上用力打過去。
  阿華慘呼!他額頭已破血。
  我反手把鐵棒橫掃,打在他的右腦之上,他不再慘叫,昏倒下去。
  「噹」的一聲,菜刀自他手上脫落到地上。
  我看著他的右耳,已流出一行紅血。額頭上血流如注,想來我第一棒打得不輕。
  「既然人類都是殘忍的,我為何不能殘忍?」
  我拾起菜刀,把阿華的喉嚨割開。他醒來,痛苦的看著我,他的眼神就像看著瘋子一樣。
  我不屑的道:「我不就是如你們所說一樣,是個瘋子嗎?」
  我再用力壓下刀子,劃破動脈。血噴出,噴到我的身上,雪白的校服染上零星的血色,就如雪中的一點紅梅一樣。
  再過一會,他喉中「哼」了幾聲,便不再動,呼吸也止住。
  我順著阿華的肌肉把他分肢、分節、分片……
  那一陣血腥使我幾乎吐了,可是人類就是殘暴的生物,還有莫忘了自己也是流著如此鮮紅的血,我有何自責的資格?
  我放聲狂笑,抓起一片肉放入口中,大口大口的咀嚼起來。
  我笑,是因為人類的自滿,是因為人類的兇殘,是因為……是因為我自己亦如此兇殘。
  ──畢竟,我也是人。
  吃到第三塊時,我吐了。
  「人肉不比豬肉好吃,人也不見得比豬具智慧、仁慈,為何人要自居於第一?」
  我眼角看到五條人影,便抬頭看過去,原來是阿華的朋友。
  「走吧!」其中一人喊道,眾人轉身拔腿而逃。
  他們就像看著瘋子一樣,跟那些老師、同學的眼神沒有兩樣。
  雨下了,不用一會,雨水已洗淨了地上的血跡。
  可是,雨水洗得去古今中外,記錄著野獸般血腥的丹青嗎?

  後來,我到警署自首,被判判入精神病院。

  我入院後,心理醫生問我:「你為甚麼要殺人?」
  「人們為甚麼要殺豬殺牛,就是我殺人的原因。」我微笑看著醫生,不待他說話,便接著道:「如果我說自己不是個病人,你應不相信,因為世俗目光定義我是個精神病人,就不得不是精神病人。可是若我說,我看不過眼自己和眾人類的自大狂妄,所以才被定義為精神病人,你相信嗎?」
  心理醫生聽著我的話,只落得一聲長嘆。

  平生一六載 狂笛長聲盡我狂名
  在世千百回 雅琴輕彈散君怒氣
回頂端 向下
 
【狂書】狂我狂名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◆》】文創動能【作家俱樂部】《◆ :: ◥∫∮春風輕吹‧尊區∮∫◤ :: ~<》春風輕吹‧專區《>~-
前往: